当前位置: 吕城网>> 教育>> 清华教授:越优秀的学生,越应该给他们“松绑”
清华教授:越优秀的学生,越应该给他们“松绑”
发布日期:2019-11-01 11:15:25

 

按照传统方式,学生教育遵循“早学、多学、多练”的方法。应该如何训练一流的学生?以下是清华大学物理系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朱邦芬结合清华大学物理系的一些实践,提出的培养优秀人才的一些思路和做法。

本文一读时转载自公开号码:edu(身份证号:杜毅edu)。

温,朱邦芬,特拉维斯

我想结合清华大学物理系的一些实践谈谈我们对培养一流人才的三点看法。这些观点不一定是正确的。他们被提出来讨论。

第一点是一流的人才不是主要在课堂上教授的。

作为一名教师和一所学校,我们应该为学生创造一个有用的良好环境。关键是环境。这种环境是一个广阔的环境,不仅包括社会环境,也包括我们学校、系、班甚至宿舍的小环境。

通过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我们的许多优秀学生相对容易脱颖而出。

第二点是一流的创新人才具有一些基本素质。

好奇心、想象力和批判性思维是优秀中国学生最缺乏的素质。培养这三种素质的核心环节是培养学生提问和思考的习惯。

我们应该努力培养学生发现问题和提出问题的能力。

第三点是关于因材施教。

我们对待好学生的传统方法是让学生“学得更多,学得更深,学得更早”。

然而,对于特别优秀的学生来说,是给他们“更多的负担”还是“更少的负担”,给他们提供更大的空间,让他们有更多的自主去积极地学习和探索?

作者是清华大学的物理教授。

中国科学院院士朱邦芬

良好环境的六大要素

1.一群优秀的学生聚集在一起

集中最好的学生是良好环境的基础。一流的大学把重点放在同龄人中一些最优秀的人身上。在大学阶段,优秀学生之间的相互鼓励产生了智慧、理想、学习风格、品味和个性,这将使他们终生受益。这是一流大学成为一流大学最重要的物质基础。

哈佛大学和我国许多一流大学的优秀毕业生,回顾他们的大学生活,都觉得大学里的学生经常互相学习,而不是向老师学习。

这正是优秀学生相互学习、相互激励的环境所扮演的角色。

黄昆、张寿莲和杨振宁是西南联合大学的“三剑客”。黄昆先生曾经说过,认识杨振宁和张寿莲是他一生中最有影响力的事情。

“他们俩都是聪明人。我认为有些理论在课堂上很难,他们很快就会很容易掌握。因此,在我们的日常谈话中,这些知识成为我们任何时候讨论的话题,对科学的追求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体现在其中。我也被感染了,因为我和他们关系密切。”

这是黄昆晚年对西南联大学生生活的回忆。

黄昆、张寿莲和杨振宁是西南联合大学的“三剑客”。

2.要有一群聪明的学生,关键是要有良好的学术氛围。

回忆西南联合大学时,杨振宁写道:“我总是被西南联合大学良好的学习氛围所感动。”他觉得他对物理的偏爱是在昆明形成的。

黄昆认为:“杨振宁和张守廉对科学的不懈追求不是口头上的,而是渗透到他们自己的思想中,甚至渗透到他们的日常学习和日常生活中。如果做基础研究的人没有这种心态,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不太像做基础研究的人。”

我认为,在良好的环境中,良好的学习风格非常重要。

老清华物理系和老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有许多优良传统和光荣历史,这是我们宝贵的财富。

例如,在1929年至1938年该系成立后的10年里,清华物理系毕业了71名本科生和1名研究生。在这72名毕业生中,中国科学院的22名院士和美国的2名院士后来出来了。他们中的许多人是中国现代科学技术的创始人。

另一个例子是,在清华物理系毕业的大学生中,有九人赢得了两枚炸弹和一颗星星。到目前为止,我们系的学生和老师共赢得了84名中国两所学院的院士。

这些都是我们创造良好学风的精神宝库。我们应该利用我们的传统来帮助建立一种学习风格。

诺贝尔物理学奖几个由拉比训练的“门徒”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拉比曾经说过,“我这一代人主要去了德国。”因为在20世纪20年代,德国是世界物理研究的领导者,而美国相对落后。

“然而,我们所学到的不仅仅是知识,而是一种品味、一种风格、一种品质和一种传统。例如,当我们听歌剧时,我们知道歌词,但我们仍然要学习它的旋律。”

我认为在这方面,很多有形的知识是一方面,很多无形的东西,如品味、风格、品质和传统,值得我们在教学生时注意。

为了改进学习方式,老师应该以身作则。要求学生不要急于获得快速成功和即时利益,教师本身也不能急于获得快速成功和即时利益。否则,如果你说了一百遍,它就会被你自己的行为摧毁。

学风建设还有一点,就是要找一个好的领导。现在学生有很强的从众效应。一群学生中总有几个领导者。找到一个好的领导者,这个领导者带领其他羊,会形成一个更好的氛围。如果领导做得不好,他们会经常带领一群学生走上穷途末路。

我成了系主任,花了几年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

因此,从2008年开始,每年都会选出新的班干部。我们部门的正副职和党委的正副书记都将参加面试。报名成为学生干部的人将被逐一面试。有些学生干部整天想搞些形式主义的想法,我们不会选他当学生干部。

朱邦芬院士

3.应该有好的老师,这些老师应该重视和投资于学生的培养。

与过去相比,由于学生人数的增加,很难一个接一个地培养教师和学生,但我们仍然有可能一个接一个地实施个性化教学。

我们应该尽一切可能招聘最好的老师,让这些老师在我们的小环境中感到自在,让他们全心全意地致力于培养学生的工作。

我们应该尽力让系里一些做了最好研究的老师去上课。杨振宁先生,还有我们系的一些院士,长江学者的教授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的获得者,都给本科生讲课。

此外,我认为更重要的是要注意在课程建设中为学生提供多种选择。

我们通常为学生提供尽可能多的选择,学习一些最重要的物理课程,如“普通物理”和“量子力学”。物理系一年级大约有100名学生。近年来,我们系的普通物理教学基本上每年同时开设4-5种,让物理系学生选择。

这不仅有利于小班化和课外活动,也有利于学生的个性化培养。

除了课堂教学,我们鼓励老师课后多关注学生。

在最初的几年里,我们选择了一些优秀的教师,包括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和长江学者,作为本科生的班主任。

我们建立了教授负责制。每个工作日下午,一名教授在办公室值班。如果学生有任何问题,可以来找他。

我们还尝试了本科生导师制。每位导师联系8名本科生,每个年级两人。导师有责任和义务关心他们经常接触的学生。

4.学生应该有学习的主动性和自主性

杜威100年前说过:“学习是学生在老师指导下的探索,而不是信息的传递。”这一观点反映了美国教育的基本哲学。

我国许多人认为学习是学生从老师那里获得的知识,教学是老师传授知识的过程。学生写下老师所教的知识点,然后阅读和复习练习以理解和掌握知识。这是中国的传统教学模式。

然而,杜威认为“学习是基于由心理教育引导的发现”。杜威的教育哲学强调学生在教师的指导下重新发现自己,从现有知识中发现未知,并体验从现有知识中发现知识的过程。

这两种教学理念各有优势。从培养学生掌握扎实知识的角度来看,语文教育有其优势,但从培养学生创造力的角度来看,杜威的教育思想有其优势。

如何在加强学生基础理论、技能和方法培养的基础上,整合两种教育理念,为学生提供更多自主学习、创造和学习的空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

杜威

自1998年以来,我们系开设了一门名为研讨会的课程,让学生们在研究中学习。我们认为研讨会是学生自主学习和创造性知识的结合。

开设研讨课的主要目的有三个:第一个目的是掌握所谓的“渗透学习法”。

有两种学习方法。

一种是我们习惯的系统学习方法,一本书一本书,一节课一节课。

另一种是所谓的渗透学习法。

渗透学习不是系统的学习,而是当你遇到你不理解的问题时,翻一翻书,寻找文件和资料,最终理解问题,然后继续学习。

这种渗透式学习方法一次解决一个问题,一次解决一个知识点。随着时间的推移,点逐渐变成线,最终形成表面。

事实上,一个人一生学习的主要方式就是这种渗透式学习。从学校毕业后,我在工作中自学。我很少拿起一本书读第一页的最后一页。当我遇到问题时,我通常会翻几页或几十页。读完之后,我把它放在一边,当我遇到其他问题时,我会翻其他的书。

这种渗透式的学习方法实际上是一生中最有用的。

许多学生以同样的水平从大学毕业,但是10年或20年后,差别很大。我认为这与他是否掌握了这种深入的自学方法有很大关系。

我们的研讨会从三年级开始。头两年,学生们奠定了基础。第三年,根据自己的兴趣,他们选择了一位老师,去老师的研究小组学习一些东西。

起初,我跟着研究生阅读一些文件和听报告。也许我不明白或似乎明白许多事情。然后,通过这种渗透式的学习,慢慢地从少学到多知识。

第二个目的是让学生体验什么是科学研究,并通过研讨会培养他们对科学研究的兴趣。如果学生能解决一两个问题,他们会有成就感,并逐渐产生兴趣。

第三个目标是,通过在几个不同的研究小组之间轮换,学生可以找到感兴趣的领域和适合他们天赋的领域。

我们设计了这个研讨会,从三年级开始,持续三个学期,每学期三个学分。这样,学生有更多的时间主动学习。

通过这样的培训,一批优秀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和对一些问题的研究深度有了很大提高。

第五个因素是国际视角。第六个因素是软件和硬件条件。

这里不再讨论了。

培养学生的好奇心、想象力和批判性思维

首先,好奇心是人类发现和创新的动力。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好奇心没有在大学的正规教育系统中被完全扼杀,这是一个奇迹。”因此,中国教育不仅扼杀了学生的好奇心,外国教育也是如此。爱因斯坦自己可能很清楚这一点。

孩子们喜欢问问题,也很好奇。学生的情况更糟。中学生更糟糕。一般来说,大学生在课堂上很少主动提问。在研究生阶段,老师经常被要求回答问题。

好奇心的丧失是我们教育的悲哀。没有好奇心,很难发现真正重要的是什么。没有好奇心,很难找到自己的兴趣所在。没有好奇心,做研究实际上是痛苦的。

其次,想象力,爱因斯坦也说过“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这是因为知识仅限于我们已经知道和理解的东西,而想象力覆盖了整个世界,包括那些将要知道或理解的东西。

事实上,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更有创造力的人,你必须有想象力。如果一个人缺乏想象力,就很难做原创工作。

所有重大的人类创新,无论是学术创新还是应用创新,实际上都超越了常识和现有知识的局限。艺术在培养想象力方面可以发挥特殊的作用。如何培养学生的想象力是我们教育中一个值得研究的重要课题。

第三,批判性思维是通过质疑和思考普遍接受的结论进行科学创新的第一步。

无条件地接受专家和权威的意见,接受书本的判断是我们教育的一个弱点。“专家”一词现在使用得太不加区分,已经成为一个贬义词。

当然,现在有进步了,至少比我还是学生的时候要好。然而,这还不够。我们不应该盲目相信权威专家的话。我们应该考虑它是否真的合理。这实际上是批判性思维的反映。

批判性思维并不否认所有现存的知识。

经过仔细的分析和思考,当一些结论最终被认为是正确的时候,它们被接受并被定位在它们自己的知识体系中。

有人对一些结论表示怀疑。经过仔细研究,如果他们真的错了,或者暂时没有结论,他们就会被否定。写下对未来研究的怀疑。

经过仔细的分析和思考,当一些结论最终被认为是正确的时候,它们被接受并被定位在它们自己的知识体系中。有人对一些结论表示怀疑。经过仔细研究,如果他们真的错了,或者暂时没有结论,他们就会被否定。写下对未来研究的怀疑。

这是我们学习和建立自己知识体系的基本出发点。

我们应该通过课堂教学、考试、研究等多种培养学生的环节来进行培养批判性思维和自信心的教育。,可以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帮助他们建立自信。

例如,当我在课堂上,我鼓励我的同学在课本中发现任何错误,包括我的课堂笔记和课堂上的错误。学生在指出我认识到的错误后可以得到额外的分数。这鼓励学生不要相信书籍、权威或现有的结论。

另一个例子是考试。一年,在固态物理期中考试中,我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选自我国一本著名教科书中的一段。这是一位著名的物理学家写的,但其中有错误。我让我的同学指出有哪些错误。我认为老师可以做一些事情来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

学生的自信心非常有价值。学生遇到挫折时,我们应该重视他们的思想工作。

当我们的一些同学考试成绩不好或被什么东西击中时,他们经常会失去信心。此时,我们应该特别鼓励学生。不是糟糕的考试没用。

事实上,一门课程成绩差对学生自信心的伤害远远大于课程知识缺陷可能带来的伤害。

周赵广先生曾指出,“善于学习和高度自信是创新人才的重要素质。成功的老年人往往过于自信而不愿学习,而刚开始工作的年轻人擅长学习,但往往缺乏自信。然而,缺乏自信和对科学研究成功的渴望很容易形成创造性障碍。这也是敏锐跟踪和模仿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认为赵广的话在诊断我国现有科学研究缺乏创新方面确实击中了要害。

周光召

鼓励学生从小“提问”是培养学生好奇心、想象力和批判性思维的核心环节。

提问反映了学生的好奇心。问好问题,反映学生的想象力。提问也反映了学生对现有知识的怀疑,有助于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

犹太人通过鼓励孩子从小就提问来培养学生的创造力,这非常聪明。不久前,李政道先生说,“要创新,一个人必须学习,只学回答,不学。”要创新,就必须学习,更彻底地提问,创造更多新东西”。这24个词非常有哲理性,值得我们关注。

教好小班和讨论确实是一个挑战。我们的一些教师认为,目前教师短缺意味着小班教学所需的教师人数将增加教师的工作量。这确实是个问题。

然而,必须肯定小班教学有利于学生提问和讨论问题。最好的老师教数百个大班,教学效果不一定对每个人都好。

我们在这方面也有经验。

2004年,我请杨振宁先生给新生上“普通物理”。当时,我认为杨振宁是一位学术造诣很深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也非常擅长演讲,应该让尽可能多的学生受益。

结果,我们让杨先生带了一个200多人的大班。我们还提供了两名教师助理和一组学生助理。结果非常好。然而,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满意,尤其是一些英语有困难、身体基础相对较差的新生。

杨振宁为2004级新生讲授普通物理

卢德新教授的大学物理课也很好,很投入,很有特色,但是有200多人参加了卢德新的课,效果并不适合所有学生。

一方面,有理由因材施教,另一方面,在大班里进行讨论相对困难。关于如何认真上好讨论课,有许多事情值得研究。

我系庄鹏飞教授在《量子力学》教学中把握了教学、讨论、实践和研究三个环节,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他为好的讨论课培训助教的经验值得推广。

卢德新教授

对于才华出众的学生

如何因材施教

我国一贯重视因材施教,我们因材施教的习惯是让学生“多学、深学、早学”。

在我看来,这不适合最好的学生:学生越好,他们就越应该“放松”,给他们更多自主学习的空间。

中国的一些一流大学倾向于给必修课施加太大的压力。学生缺乏独立学习和研究的能力,没有思考的空间,也没有时间“胡思乱想”。

这方面我觉得老清华物理系叶企孙先生的教

吉林快三

新闻热点
栏目热门

© Copyright 2018-2019 mancuisine.com 吕城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